类别
联系我们

地址: 成都市北大街100-102号东座2单元3号(二分所地址)

电话: 028-66529175

手机: 13608197694

邮箱:

联系人: 王琦

 

诗联文库-典故索引 按人物索引-中国诗词楹联网
发布于:2020-01-18 09:24:24   浏览:10

  樊将军哙问陆贾曰:「自古君皆云受命于天。云有瑞应。岂有是乎?」贾应之曰:「有之。夫目?得酒食。灯火华得钱财。乾鹊噪而行至。蜘蛛集而百事嘉小。既有徵。大亦宜然。故目?则咒之。火华则拜之。乾鹊噪则喂之。蜘蛛集则放之。况天下大宝。君重位。非天命何以得之哉。瑞者宝也信也。天以宝为信。应之德故曰瑞应。天命。宝信。不可以力取也。」

  先黥布反时,高祖尝病甚,恶见,卧禁中,诏户者得入群臣。群臣绛、灌等莫敢入。十余日,哙乃排闼直入,大臣随之。上枕一宦者卧。哙等见上流涕曰:「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,定天下,何其壮也!今天下已定,又何惫也!且陛下病甚,大臣震恐,不见臣等计事,顾与一宦者绝乎?且陛下不见赵高之事乎?」高帝笑而起。

  舞阳侯樊哙者,沛也。以屠狗为事,与高祖俱隐。初从高祖起丰,攻下沛。高祖为沛公,以哙为舍。从攻胡陵、方与,还守丰,击泗水监丰下,破之。……项羽入屠咸阳,立沛公为汉王。汉王赐哙爵为列侯,号临武侯。迁为郎中,从入汉中。还定三秦,别击西丞白水北,雍轻车骑于雍南,破之。从攻雍、斄城,先登击章平军好畤,攻城,先登陷阵,斩县令丞各一,首十一级,虏二十,迁郎中骑将。从击秦车骑壤东,却敌,迁为将军。攻赵贲,下郿、槐里、柳中、咸阳;灌废丘,最。至栎阳,赐食邑杜之樊乡。从攻项籍,屠煮枣。击破王武、程处军于外黄。攻邹、鲁、瑕丘、薛。项羽败汉王于彭城,尽复取鲁、梁地。哙还至荥阳,益食平阴二千户,以将军守广武。一岁,项羽引而东。从高祖击项籍,下阳夏,虏楚周将军卒四千。围项籍于陈,大破之。屠胡陵。项籍既死,汉王为帝,以哙坚守战有功,益食八百户。从高帝攻反燕王臧荼,虏荼,定燕地。楚王韩信反,哙从至陈,取信,定楚。更赐爵列侯,与诸侯剖符,世世勿绝,食舞阳,号为舞阳侯,除前所食。

 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,至鸿,谢曰:「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,将军战河北,臣战河南,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,得复见将军于此。今者有小之言,令将军与臣有却。」项王曰:「此沛公左司马曹伤言之;不然,籍何以至此。」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。项王、项伯东向坐。亚父南向坐。亚父者,范增也。沛公北向坐,张良西向侍。范增数目项王,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,项王默然不应。范增起,召项庄,谓曰:「君王为不忍,若入前为寿,寿毕,请以剑舞,因击沛公于坐,杀之。不者,若属皆且为所虏。」庄则入为寿,寿毕,曰:「君王与沛公饮,军中以为乐,请以剑舞。」项王曰:「诺。」项庄拔剑起舞,项伯亦拔剑起舞,常以身翼蔽沛公,庄不得击。于是张良至军,见樊哙。樊哙曰:「今日之事何如?」良曰:「甚急。今者项庄拔剑舞,其意常在沛公也。」哙曰:「此迫矣,臣请入,与之同命。」哙即带剑拥盾入军。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,樊哙侧其盾以撞,卫士仆地,哙遂入,披帷西向立,瞋目视项王,头发上指,目眦尽裂。项王按剑而跽曰:「客何为者?」张良曰:「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。」项王曰:「壮士,赐之卮酒。」则与斗卮酒。哙拜谢,起,立而饮之。项王曰:「赐之彘肩。」则与一生彘肩。樊哙覆其盾于地,加彘肩上,拔剑切而啖之。项王曰:「壮士,能复饮乎?」樊哙曰:「臣死且不避,卮酒安足辞!夫秦王有虎狼之心,杀如不能举,刑如恐不胜,天下皆叛之。怀王与诸将约曰『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』。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,豪毛不敢有所近,封闭宫室,还军霸上,以待大王来。故遣将守关者,备他盗入与非常也。劳苦而功高如此,未有封侯之赏,而细说,欲诛有功之。此亡秦之续耳,窃为大王不取也。」项王未有以应,曰:「坐。」樊哙从良坐。坐须臾,沛公起如厕,因招樊哙。沛公已,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。沛公曰:「今者,未辞也,为之柰何?」樊哙曰:「大行不顾细谨,大礼不辞小让。如今方为刀俎,我为鱼,何辞为。」于是遂去。乃令张良留谢。

  舞阳侯樊哙者,沛也。以屠狗为事,与高祖俱隐。初从高祖起丰,攻下沛。高祖为沛公,以哙为舍。从攻胡陵、方与,还守丰,击泗水监丰下,破之。复东定沛,破泗水守薛西。与司马?战砀东,却敌,斩首十五级,赐爵国大夫。常从,沛公击章邯军濮阳,攻城先登,斩首二十三级,赐爵列大夫。复常从,从攻城阳,先登。下户牖,破李由军,斩首十六级,赐上闲爵。从攻围东郡守尉于成武,却敌,斩首十四级,捕虏十一,赐爵五大夫。从击秦军,亳南。河闲守军于杠里,破之。击破赵贲军开封北,以却敌先登,斩候一,首六十八级,捕虏二十七,赐爵卿。从攻破杨熊军于曲遇。攻宛陵,先登,斩首八级,捕虏四十四,赐爵封号贤成君。从攻长社、轘辕,绝河津,东攻秦军于尸,南攻秦军于犨。破南阳守齮于阳城。东攻宛城,先登。西至郦,以却敌,斩首二十四级,捕虏四十,赐重封。攻武关,至霸上,斩都尉一,首十级,捕虏百四十六,降卒二千百。项羽在戏下,欲攻沛公。沛公从百余骑因项伯面见项羽,谢有闭关事。项羽既飨军士,中酒,亚父谋欲杀沛公,令项庄拔剑舞坐中,欲击沛公,项伯常屏蔽之。时沛公与张良得入坐,樊哙在营外,闻事急,乃持铁盾入到营。营卫止哙,哙直撞入,立帐下。项羽目之,问为谁。张良曰:「沛公参乘樊哙。」项羽曰:「壮士。」赐之卮酒彘肩。哙既饮酒,拔剑切食,尽之。项羽曰:「能复饮乎?」哙曰:「臣死且不辞,岂特卮酒乎!且沛公先入定咸阳,暴师霸上,以待大王。大王今日至,小之言,与沛公有隙,臣恐天下解,心疑大王也。」项羽默然。沛公如厕,麾樊哙去。既,沛公留车骑,骑一马,与樊哙等四步从,从闲道山下归走霸上军,而使张良谢项羽。项羽亦因遂已,诛沛公之心矣。是日微樊哙?入营谯让项羽,沛公事几殆。明日,项羽入屠咸阳,立沛公为汉王。汉王赐哙爵为列侯,号临武侯。迁为郎中,从入汉中。还定三秦,别击西丞白水北,雍轻车骑于雍南,破之。从攻雍、斄城,先登击章平军好畤,攻城,先登陷阵,斩县令丞各一,首十一级,虏二十,迁郎中骑将。从击秦车骑壤东,却敌,迁为将军。攻赵贲,下郿、槐里、柳中、咸阳;灌废丘,最。至栎阳,赐食邑杜之樊乡。从攻项籍,屠煮枣。击破王武、程处军于外黄。攻邹、鲁、瑕丘、薛。项羽败汉王于彭城,尽复取鲁、梁地。哙还至荥阳,益食平阴二千户,以将军守广武。一岁,项羽引而东。从高祖击项籍,下阳夏,虏楚周将军卒四千。围项籍于陈,大破之。屠胡陵。项籍既死,汉王为帝,以哙坚守战有功,益食八百户。从高帝攻反燕王臧荼,虏荼,定燕地。楚王韩信反,哙从至陈,取信,定楚。更赐爵列侯,与诸侯剖符,世世勿绝,食舞阳,号为舞阳侯,除前所食。

  韩信,淮阴也。家贫行,不得推择为吏,又不能治生为商贾,常从寄食。其母死以葬,乃行营高燥地,令傍可置万家者。信从下乡南昌亭长食,亭长妻苦之,乃晨炊蓐食。食时信往,不为具食。信亦知其意,自绝去。至城下钓,有一漂母哀之,饭信,竟漂数十日。信谓漂母曰:「吾必重报母。」母怒曰:「大丈夫不能自食,吾哀王孙而进食,岂望报乎!」淮阴少年又侮信曰:「虽长大,好带刀剑,怯耳。」众辱信曰:「能死,刺我;不能,跨下。」于是信孰视,俛跨下。一韨皆笑信,以为怯。……信至国,召所从食漂母,赐千金。及下乡亭长,钱百,曰:「公,小,为德不竟。」召辱己少年令跨下者,以为中尉,告诸将相曰:「此壮士也。方辱我时,宁不能死?死之名,故忍而就此。」

  (2).古地名。在今 陕西 临潼 东。 楚 汉 相争, 项羽 驻军并会宴 刘邦 于此,故又称 项王营 。

  :“当是时, 项羽 兵四十万,在 丰 鸿 。 沛公 兵十万,在 霸上 。” 晋 潘岳

  引 宋 钱舜选 诗:“ 项羽 天资自不仁,那堪 亚父 作谋臣。 鸿 若遂樽前计,又一 商君 又一秦。” 明 李东阳

  诗:“ 鸿 高,高屹屹。日光荡,云雾塞。双舞剑,三示玦。”

  (3).古地名。 汉 西河郡 县名。 唐 时为 河东道 之边。故地在今 山西省 县 、 朔州市 一带。 唐 李商隐

  诗:“ 赤岭 久耗, 鸿 犹合围。” 冯浩 注:“

  : 武帝 朔 四年,置 西河郡 ,统三十六县,有 鸿县 ,又有 离石县 。其地与 雁 、 马邑 相接, 唐 时 河东道 之边也, 乌介 入犯正其地。”

  :“ 舞阳侯 樊噲 者, 沛 也,以屠狗为事。” 张守节 正义:“时食狗,亦与羊豕同,故 噲 专屠以之。” 唐 张说

  :“王侯种,屠狗起於将军;战伐有功,烂羊超於都尉。” 清 李世熊